人文之城的夜色中 總有書迷的心靈棲息地

作者:許旸         來源:新華網     時間:2019-07-17 11:24    瀏覽:
 

 “深夜書店要生存下去,是建立在情懷之上但又不失理性的探索。”在專家看來,一家家書店不光是陳列圖書,更要做有能力輸出服務的文化終端,成為令當地讀者流連忘返的人文燈塔

  近來夏日夜色漸濃,對上海的愛書人來說,喧囂的夜市中多了好幾片可納涼靜心的綠蔭——位于浦東新區周浦鎮的傅雷圖書館,有了全市圖書館第一個全年運營至午夜零點的深夜書房,正式開業十天來,每夜平均接待約300名讀者;還有營業至凌晨兩點的大隱書局創智天地店燈火通明,寧靜的燈光映照著正對街角的書架,也映照著周邊學子和愛夜游的人們尋覓的目光。

  “延長實體書店或圖書館的營業時間,顯然加大了運營成本,但深夜書房不是為了盈利,更像是打造都市人的心靈驛站,成為一座城市人文精神的清涼綠洲。點亮不同街角的夜色、滿足大眾的閱讀渴求,這何嘗不是書店的溫情和光芒所在。”大隱書局創始人劉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備受期待和關注的24小時書店有望重回上海——全天不打烊的24小時海派書局項目正在籌備中,選址徐匯區小木橋路,預計今年10月前開業,屆時將成為申城唯一一家主打海派文化和海派音樂類書籍的實體書店。

  近年來,在外部政策和市場環境帶動下,上海正步入“加快建立布局合理、結構優化、業態多元、充滿活力的新型實體書店發展格局”的快車道,建設夜色中的書店成為推動全民閱讀、打響“上海文化”品牌不可或缺的力量。當滬上深夜書房的明燈漸次點亮,供給更豐富、形態更多樣的夜間文化也張開臂彎迎接更多愛書人。

  書、燈、人交相輝映,融入夜色經濟格局

  上周末的雨夜,淅淅瀝瀝雨聲被擋在館外,走進傅雷圖書館的人群中,有雀躍“嘗鮮”的青年白領,也有家長帶著孩子共享親子閱讀時光。經過四年多籌劃、論證、建設,傅雷圖書館甫一開業,就牽動了周邊居民的視線。“之前不少劇透圖書館美圖的帖子刷屏,我一直密切關注,聽說周日有《好的教育》新書分享會,第一時間占座來聽。”家住周浦鎮的詹先生,道出了不少進館讀者的心聲。

  在上海各級圖書館中聯合大隱書局率先開辟深夜書房,一層全年365天開放至午夜零點,傅雷圖書館一下子成了當地“夜間網紅地標”。據統計,試運行一個月以來,傅雷圖書館累計接待讀者近三萬人次,深夜書房接待讀者近一萬人次,滿足了周浦及周邊鄉鎮居民的圖書閱讀和文化體驗需求。館內還為讀者預留了大量社交空間,年內預計舉辦200多場次閱讀沙龍和品牌活動。

  更早開啟“夜間模式”的,還有開業一年半的大隱書局創智天地店。當大學路沿街餐廳和咖啡館漸次亮起燈光,書店散發出獨有的磁場效應。醒目的十米高垂直書架,連接地面、地下兩層,分別開到凌晨兩點、晚間十點。店內放置了三排可變換長度的長條形書桌,能面對面坐下十五六位讀者,頭頂懸空書架下方射燈恰好投射在書桌上形成溫暖光圈。這種參考了圖書館閱覽室布局的細節設計,讓不少大學生讀者驚呼:“就像在自修教室一樣親切!”

  每家書店、圖書館要在社區生根發芽,必須深入了解所在社區特性,與周邊居民產生真摯深切的互動。“大學路附近分布著復旦大學、同濟大學、上海財經大學等十余所高校和百余家科研院所,有‘三多’——大學生多、年輕白領多、軟件工程師多。這一帶夜生活相對活躍,周邊不少餐飲營業到凌晨三點,深夜路上依然川流不息。”據大隱書局店方透露,正是捕捉到“三多”人群的讀書、社交需求,書店打出親民時尚牌,融入了周邊餐飲、休閑的夜色經濟格局。

  城市經濟指標與人均閱讀量正相關絕非偶然

  從圖書賣場蛻變為能呼吸、知冷暖的書香磁場,需賦予實體書店更多的文化體驗可能,讓書店內化為人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以梧桐樹下的思南書局為例,自去年世界讀書日開業至今,書局累計在晚間舉辦近70場思南經典誦讀會和新書分享會,參與嘉賓超100人,現場讀者約4000人。上海世紀朵云文化發展有限公司運營總監馮潔告訴記者,思南書局晚間八點至九點半的客流量為日均200至300人次左右,“二人讀書處”系列展覽及三樓展廳展覽已舉辦共30場,包括備受歡迎的思南經典誦讀會回顧展、“新中國成立70周年暨上海解放70周年主題展”,以及正在舉行的《桑貝在紐約》主題展等,無不營造了圖書與衍生品高度融合的書香氛圍。

  記者實地探訪發現,當城市的街燈點綴深夜的幕布,走進思南書局的除了散步的市民和忠實擁躉,還有不少從外地慕名前來“打卡”的游客。他們從網絡社交平臺上關注到這家滬上人氣書店,如獲至寶,被書店極具辨識度的外觀、專業性的選書和豐富活動所吸引,迫不及待來一場文化藝術之旅。

  “深夜書店要生存下去,是建立在情懷之上但又不失理性的探索。”在專家看來,一家家書店不光是陳列圖書,更要做有能力輸出服務的文化終端,成為令當地讀者流連忘返的人文燈塔。在全球和全國經濟最發達、文藝氣息最濃郁的城市,同樣也是人均閱讀圖書最多的城市,這種正向關聯不是偶然的,說明了書店對于一座城市人文密度的舉足輕重作用。比如在塞納河邊的莎士比亞書店,安靜藏在城市角落,卻是巴黎的文化地標。書店允許年輕藝術家以打工形式在書店二樓免費寄宿,還曾頂著巨大壓力為作家喬伊斯出版了巨著《尤利西斯》。它遠遠超出了單純售書的意義,帶有英語文學青年庇護所的象征意味。(許旸)

編輯: 楊璐銘        責編: 周麗         編審: 王海珊
【字體: 收藏打印
218彩票 灌云县 | 洪泽县 | 乌鲁木齐县 | 赤壁市 | 姜堰市 | 海安县 | 山阴县 | 财经 | 满洲里市 | 分宜县 | 新郑市 | 长治市 | 三穗县 | 永兴县 | 屯门区 | 厦门市 | 韶山市 | 弥渡县 | 高清 | 盐亭县 | 疏勒县 | 米泉市 | 澳门 | 河源市 | 江孜县 | 屏山县 | 枣庄市 | 柳林县 | 云南省 | 濮阳市 | 土默特左旗 | 迁安市 | 樟树市 | 罗定市 | 泽库县 | 普兰店市 | 肃宁县 | 齐齐哈尔市 | 那曲县 | 安吉县 | 金湖县 | 清水河县 | 巫溪县 | 渭源县 | 西畴县 | 广饶县 | 缙云县 | 锦州市 | 泽普县 | 普宁市 | 黄骅市 | 白山市 | 旌德县 | 若尔盖县 | 衡山县 | 福海县 | 通海县 | 蓬莱市 | 河津市 | 皮山县 | 紫阳县 | 湖南省 | 虎林市 | 博客 | 和林格尔县 | 临潭县 | 定远县 | 淮滨县 | 三台县 | 太白县 | 施甸县 | 弥渡县 | 桐梓县 | 宁陵县 | 太原市 | 安泽县 | 玉门市 | 张家界市 | 巴马 | 左权县 | 灌阳县 | 桐乡市 | 陆良县 | 多伦县 | 清流县 | 石门县 | 江安县 | 海晏县 | 宁蒗 | 秭归县 | 黄梅县 | 郑州市 | 闵行区 | 涿州市 | 英吉沙县 | 莱西市 | 吕梁市 | 镇康县 | 江阴市 | 楚雄市 | 泗阳县 | 渝中区 | 嫩江县 | 那坡县 | 南涧 | 灌阳县 | 观塘区 | 喀什市 | 双柏县 | 那坡县 | 崇仁县 | 依安县 | 安新县 | 长沙市 | 湖口县 | 乌鲁木齐县 | 沐川县 | 托克逊县 | 扎鲁特旗 | 禹城市 | 九龙县 | 大荔县 | 东乌 | 武胜县 | 九龙坡区 | 南城县 | 枣阳市 | 湛江市 | 郯城县 | 广平县 | 易门县 | 长汀县 | 旬邑县 | 齐齐哈尔市 | 五台县 | 修武县 | 晴隆县 | 黄大仙区 | 图片 | 沙雅县 | 玛曲县 | 香港 | 章丘市 | 韶关市 | 会理县 | 罗田县 | 民县 | 札达县 | 蕲春县 | 花莲市 | 加查县 | 万宁市 | 新巴尔虎左旗 | 沐川县 | 阜城县 | 泗水县 | 利川市 | 高州市 | 凤庆县 | 澎湖县 | 贺兰县 | 沾益县 | 察雅县 | 贵定县 | 扶绥县 | 长丰县 | 台南县 | 九寨沟县 | 永春县 | 普兰县 | 富锦市 | 张家界市 | 盈江县 | 通渭县 | 宁晋县 | 建宁县 | 义马市 | 荣成市 | 冷水江市 | 明光市 | 凉城县 | 柞水县 | 苍溪县 | 明光市 | 区。 | 南开区 | 天峨县 | 连云港市 | 神农架林区 | 奎屯市 | 石台县 | 资源县 | 都江堰市 | 德江县 | 哈巴河县 | 冕宁县 | 仙桃市 | 来安县 | 彰武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凤城市 | 会泽县 | 诏安县 | 本溪 | 巴林左旗 | 乐昌市 | 道真 | 土默特左旗 | 蓬溪县 | 绥江县 | 印江 | 奎屯市 | 洛浦县 | 昭通市 | 石河子市 | 澄城县 | 聂拉木县 | 华容县 | 岱山县 | 孝义市 | 河池市 | 开鲁县 | 张家口市 | 临潭县 | 昌乐县 | 盐池县 | 威海市 | 华宁县 | 西安市 | 禄丰县 | 徐水县 | 天镇县 | 保定市 | 洛川县 | 贡觉县 | 湘乡市 | 锦州市 | 广安市 | 县级市 | 临桂县 | 漯河市 | 中超 | 浮梁县 | 阿克陶县 | 山东省 | 个旧市 | 土默特左旗 | 梁平县 | 勐海县 | 黎平县 | 英山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