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視效從“小朋友”長成“壯小伙”

作者:孫承健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時間:2019-08-07 12:01    瀏覽:
 

         國產動漫《哪吒之魔童降世》以生動的人物和場景讓觀眾大呼過癮

  中國電影視效從“小朋友”長成“壯小伙”

  作者:孫承健(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藝術研究所研究員)

  【熱點觀察】

  近日,正在院線熱映的國產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炫目的視覺效果,令人對當下數字視效技術的發展贊嘆不已。由此也印證了,在一個數字化生存的社會,“互動世界、娛樂世界、資訊世界終將合而為一”。從《九層妖塔》《尋龍訣》到《流浪地球》再到《哪吒之魔童降生》,一部部高質量的國產電影,見證了國產電影視效技術的進步,說明數字視效作為當代電影工業發展的一種結構性要素,正在對中國電影工業體系的產業建構起到支撐性作用。然而,本土視效與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好萊塢視效行業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如果不能盡快補齊這一很容易被人忽視的行業短板,中國電影由大而強必然缺乏穩固的工業基礎。

  1.沒有可復制的經驗倒逼創作創新

  本土視效行業起步于20世紀90年代中期,經過20多年的產業化與數字化發展,中國視效工業現已初具規模。然而,伴隨著本土視效工業業已成型,“與生俱來”的非標準化及商業模式的缺陷問題也隨之顯現。

  曾參與過《悟空傳》《一出好戲》《流浪地球》等多部電影視效制作的MORE VFX,是國內最優秀的視效公司之一。該公司創始人兼視效總監徐建曾借好萊塢數字王國的創始人斯科特·羅斯的話說,“視覺特效的商業模式從來就沒成功過”。

  在徐建看來,視效商業模式的缺陷問題,在國內外視效行業是一種普遍性現象,只不過在國內表現得更突出。一是因為視效行業本身是一個非標準化的行業;二是因為當下中國電影工業化水準相對較低,導致行業運作沒有可參照的標準。因此,用徐建的話說,視效行業實際上“是在一個非標準化的商業環境里做一個非標準化的產品”。

  相對于其他工業產品,電影視效是一種特殊行業,“每個項目都有不同的需求,新項目很難沿用上一項目的制作經驗。不像生產手機可以進行標準化生產,這導致我們內部的制片計劃幾乎每天都會因為各種因素而改變”。對此,中影集團視效導演郭建全也指出,這種非標準化的商業模式問題,“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都不能完全解決好,之前也有某好萊塢知名特效公司被《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項目拖垮的案例,而國內電影業與好萊塢在項目制片及視效制作工藝上還存在差距,從而使這一問題更為突出”。

  非標準化作為一種變量因素,導致視效公司的制片計劃不斷改變,無形中增加了視效企業的人工、時間與設備消耗等各種成本,壓縮了利潤空間。可以說,非標準化已成為困擾視效行業發展的瓶頸,即便是有著成熟工業體系的好萊塢對此往往也無計可施。實際上MORE VFX的很多項目,如《悟空傳》《一出好戲》等都不同程度上存在虧損問題,而項目虧損成為企業發展的沉重負擔。

  然而,就創作表達而言,由個性化創作所導致的非標準化的差異性,又在根本上體現為電影藝術的生命力。一方面,一部作品的藝術風格與藝術價值往往體現在與其他作品的差異性上;另一方面,觀眾的觀影訴求也是導致藝術作品不斷創新,不斷突破既定模式,并呈現為多樣化的根本所在。正如郭建全所言:“觀眾喜歡新奇的視覺效果,這就促使創作者們從視覺概念與表現形式上,不斷探求更多創新的可能性,這也必然給制作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或不規范性,因此非標準化問題對當前電影行業來說是一個‘共生性’話題。”

  當下,數字化正在改變傳統的電影生產方式,也在根本上導致電影商業模式的改變。因此,克服現有商業模式的缺陷,首先需要在觀念與專業化層面進行轉變。導演、制片人在項目執行中的不專業,是導致國內視效公司當下困境的重要因素之一。正如郭建全所言,一個視效電影項目的成功不能靠主創對制作流程似是而非的膚淺認識,導演及制片人對特效流程的理解、專業性及其與專業團隊的配合都很重要。基于此,電影的工業化實際上是指,在保障創作者個性表達的同時,既要制作層面的專業化,也要制片的專業化。

  2.擁有基礎算法優勢還要突破前端應用壁壘

  如何評價當下中國視效行業的發展現狀、技術水準以及整體的制作能力,既涉及技術研發、技術能力與制片管理,也涉及基礎算法與成果轉化等各種相關問題。對此,諾華視創創始人、視效總監米春林認為:“本土視效企業在單一環節技術水平和好萊塢差距沒有那么的大,但是在整體制作流程自動化水平和制作效率等方面還有較大差距。”

  從視效分類的角度而言,在“宏觀場景”的制作上,國內視效公司的技術水準與國外視效公司的差距正在大幅縮小,甚至已經接近。所謂宏觀場景,指那些識別度不高、相對靜態的景觀制作,如城市街道建筑、地形地貌等。比如,《影》中雷隱隱,霧蒙蒙,竹影搖曳般濕潤壓抑的空間氣氛;《一出好戲》中,那條沉睡在無名島上,蘊藏著生存希望卻又殘缺不全、遍體鱗傷的游輪;《流浪地球》中,冰雪覆蓋的極端環境下,曾經喧囂繁華的末日城市景觀等。

  但在細節、氣氛與實時渲染,以及整體藝術感覺的把控等方面,國產特效技術與外國技術相比還存在差距。這也是為何電影《流浪地球》中,雖然宏觀場景的構成元素較為單一,但最終的影像呈現仍然可感受到某種CG(Computer Graphics的英文縮寫,指利用計算機技術進行視覺設計和生產)痕跡的一個重要原因。而對于那些識別度較高及動態化的制作,如人或動物的面部表情、高強度的人或動物的運動與肢體動作等,國內視效團隊的整體制作經驗都相對匱乏。

  除此之外,與國外視效公司相比,視聽的美學觀念、操作的技術理念、龐大數據的處理能力,以及在數據庫的積累和建設層面的薄弱,也是國產視效行業不可回避的重要問題。

  上述問題與國家整體的科技發展水平、研發投入不足等密切相關。國外視效行業有一種“inhouse-software”,意為工作室自用軟件,是技術人員專門針對某一項目,或某一視效用途,如毛發、集群等而特意編寫的軟件。當下流行的商業用渲染工具“RenderMan”就是出自皮克斯動畫工作室自己研發的軟件。與之相比,中國視效行業還停留在用成品的商用軟件階段,雖然一些公司也曾致力于研發自己的插件或筆刷系統,但因資金與人才問題舉步維艱。

  在正視差距的同時也必須看到進步。在計算機圖形圖像學的基礎算法層面,國內的科研力量實際上并不薄弱。浙江大學CAD&CG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周昆教授聯合浙大、清華、北航等眾多專家,針對底層算法的研究已取得豐碩成果,一些研究成果甚至國際領先,包括迪士尼等在內的一些國外機構都成為他們的用戶。但是從基礎算法到前端應用,這中間還需要有大量的投入才有可能將底層代碼轉化成可以在前端應用的操作系統。也正是在這個中間環節上,一方面,視效公司難以承擔如此高額的資金投入,另一方面,跨行業的人才流失,導致難以有效整合研發所需要的技術力量。

  從基礎圖形學的研究到軟件開發,再到實際應用,中外視效行業還存在著相當的差距。目前來看,僅僅依靠項目的特效制作成本還不足以支撐或驅動特效公司投入如此高昂的費用進行研發。因此,這需要視效公司與大學等研究機構合作,打通產、學、研之間的隔閡。

  3.復合型人才貯備不足的難題亟待改善

  技術型行業最需要的是人才。人才流失是國內視效行業面臨的普遍問題。據徐建介紹,在出色完成《流浪地球》的視效工作之后,這一項目的CG總監就被國內其他行業的公司高薪挖走。另一方面,人才素質不高與藝術修養欠缺也同樣是困擾視效行業發展的現實問題。對此,米春林認為:“目前視效行業的人員素質良莠不齊,整體藝術修養還需要大幅提高。”

  20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視效行業剛剛起步,由于設備昂貴且人才匱乏,導致入行的門檻較高。那一時期業務集中于電視廣告,電影市場需求不高。人們對于電影視效的理解也僅限于輔助性工作,尚未形成整體視覺設計的概念。2000年前后,雖然有《緊急迫降》《沖天飛豹》《英雄鄭成功》等幾部國產片大膽采用本土視效公司進行制作,但基于觀念與軟硬件技術等各種條件的局限,本土視效行業并未發展起來。2000年至2008年前后,伴隨著《英雄》《無極》《天地英雄》等國產商業大片的崛起,一些片方開始將視效作為影片的商業賣點,市場需求極大地促進了視效行業的發展。

  但這一時期國內視效公司的發展規模、技術水準和制作能力難以滿足電影市場需求,制片方對本土視效公司缺乏信心,致使包括《英雄》《無極》等影片的視效訂單流向海外市場。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火爆,國外視效公司進入國內競爭,尤其是韓國公司以高性價比對國內視效公司的生存空間形成擠壓,導致許多國產影片更愿意選擇與海外團隊合作。

  作為視效行業的標志性事件,2015年MORE VFX參與了《悟空傳》的視效制作,這是激烈的競爭環境中第一次由中國視效團隊來主控整個項目。在此情境下,《悟空傳》全片視效共1500個鏡頭,MORE VFX完成了其中的1100個,成功實現翻轉,這直接導致國內制片方對本土視效公司開始建立起信心,許多國產片轉向委托國內企業進行視效制作。最終,電影《悟空傳》的視效獲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

  近兩年來,因為人工及其他運營成本的增長,一些國產影片的視效訂單開始流向印度等人工成本較低或韓國等性價比較高的國家。與此同時,一些國外大公司,開始在印度等地開設分公司,憑借低廉的勞動力最大化地降低成本,這對發展中的中國視效行業造成強大壓力。

  在徐建看來,2007年至2015年,本土視效行業人工成本的漲幅尚且可控,但到2015年至2018年,人工成本每年以翻倍的態勢上漲。可人工成本增加的同時,人員的整體素質并未隨之提升,人才培養與行業發展的不同步,導致本土視效行業從業人員的整體素質參差不齊。米春林也提出相同的問題:“現有從業人員的能力與人工成本的高漲幅并不匹配,人才的培養又跟不上整個行業的需求,致使人才結構單一,缺少復合型人才。”未來的視效行業,需要大量復合型人才,尤其需要跨越科技與藝術兩個領域的復合型人才——既要有相應的技術技能,也要有一定的藝術修養,甚至還要具備一定的藝術創造力。

  激烈的市場競爭、非標準化的商業模式、人才流失、缺乏研發資金等因素,造成國內視效公司目前的生存與發展困境。中國視效行業的發展,從根本上關乎中國電影的工業化。基于此,筆者認為,視效行業需要國家予以更多扶持。正如郭建全所言:“要給視效行業直接針對制作層面的實際優惠政策,而不是僅僅針對票房的補貼或獎勵。除此之外,還要在電影教育中,加大對視效人才培養的投入。”

  此外,視效行業發展需要思考的更重要命題是,如何在視聽的感官體驗層面與情感和戲劇性之間尋找到一種平衡,如何在“‘好銷的’(marketable)影片與‘好看的’(playable)的影片”之間,建構起自身的產業模式與發展方向,其中的區別就在于,“前者可以通過‘高概念’(high concept)的敘事或者奇觀效果進行成功的促銷,后者則可以為觀眾提供真正的享受,看完后仍為觀眾津津樂道。”

  《光明日報》( 2019年08月07日 13版)

編輯: 楊璐銘        責編: 周麗         編審: 王海珊
【字體: 收藏打印
218彩票 宣威市 | 左云县 | 平原县 | 雅安市 | 平利县 | 墨竹工卡县 | 莒南县 | 定安县 | 深水埗区 | 弥渡县 | 砚山县 | 黄山市 | 郎溪县 | 都兰县 | 泸溪县 | 穆棱市 | 东乌珠穆沁旗 | 和田市 | 郧西县 | 卓尼县 | 东丰县 | 云梦县 | 清流县 | 和龙市 | 连平县 | 武陟县 | 桦南县 | 文化 | 汶上县 | 黑龙江省 | 桐庐县 | 枣强县 | 互助 | 景谷 | 岑巩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静宁县 | 时尚 | 名山县 | 潼关县 | 布拖县 | 商河县 | 武城县 | 壶关县 | 桦甸市 | 湘西 | 丰原市 | 蚌埠市 | 岢岚县 | 祁阳县 | 闸北区 | 遂溪县 | 盈江县 | 南部县 | 丹巴县 | 古蔺县 | 册亨县 | 神木县 | 元阳县 | 浠水县 | 吴桥县 | 威宁 | 五原县 | 昌吉市 | 沅陵县 | 永登县 | 克山县 | 香格里拉县 | 济源市 | 广州市 | 凌云县 | 临颍县 | 临朐县 | 遂川县 | 三明市 | 鄂托克前旗 | 西宁市 | 威海市 | 天镇县 | 贵定县 | 五原县 | 湖北省 | 宁蒗 | 晋中市 | 贺兰县 | 辉南县 | 惠安县 | 无为县 | 南京市 | 福鼎市 | 富阳市 | 抚远县 | 梅河口市 | 花莲市 | 独山县 | 平阴县 | 河北区 | 景泰县 | 灵川县 | 乐清市 | 察隅县 | 高安市 | 神木县 | 湘西 | 工布江达县 | 江源县 | 博爱县 | 长葛市 | 灵宝市 | 界首市 | 乌拉特中旗 | 盘锦市 | 彰化市 | 珠海市 | 辽宁省 | 太白县 | 平原县 | 武功县 | 平陆县 | 牟定县 | 延吉市 | 西林县 | 永靖县 | 游戏 | 本溪 | 双牌县 | 广元市 | 宜章县 | 汝阳县 | 松原市 | 永清县 | 亚东县 | 内黄县 | 沙湾县 | 竹山县 | 剑川县 | 兰溪市 | 曲靖市 | 彩票 | 安康市 | 奈曼旗 | 蓬安县 | 宣威市 | 大荔县 | 尼勒克县 | 双柏县 | 浪卡子县 | 武陟县 | 长宁区 | 渭源县 | 古蔺县 | 沈阳市 | 民勤县 | 绥棱县 | 靖西县 | 堆龙德庆县 | 亳州市 | 邵阳市 | 佛学 | 荣昌县 | 仁怀市 | 双柏县 | 永福县 | 铜陵市 | 延寿县 | 咸阳市 | 安溪县 | 惠水县 | 固镇县 | 志丹县 | 公主岭市 | 桐城市 | 耒阳市 | 浪卡子县 | 洛扎县 | 井陉县 | 怀仁县 | 静乐县 | 乐亭县 | 河东区 | 尤溪县 | 米脂县 | 汝阳县 | 托克托县 | 乌海市 | 鹤山市 | 化隆 | 裕民县 | 汶川县 | 西贡区 | 武乡县 | 永康市 | 商河县 | 上高县 | 祁阳县 | 武穴市 | 龙山县 | 威海市 | 抚顺市 | 阿瓦提县 | 晴隆县 | 石台县 | 拜城县 | 北碚区 | 徐水县 | 昌都县 | 鄂托克前旗 | 剑河县 | 邯郸县 | 天台县 | 防城港市 | 阿勒泰市 | 宣城市 | 寻乌县 | 蕲春县 | 隆安县 | 太保市 | 潼关县 | 凤冈县 | 信丰县 | 饶阳县 | 仁怀市 | 卢湾区 | 织金县 | 闽清县 | 嵩明县 | 深州市 | 金乡县 | 玛纳斯县 | 梨树县 | 虞城县 | 郸城县 | 广宁县 | 衡阳市 | 徐州市 | 彭阳县 | 南溪县 | 婺源县 | 朝阳区 | 达日县 | 漯河市 | 万山特区 | 阿城市 | 老河口市 | 多伦县 | 平度市 | 鹤峰县 | 舒城县 | 宜春市 | 中阳县 | 长顺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