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伯王震的家書

作者:王井         來源:石河子新聞網     時間:2019-07-12 18:19    瀏覽:
 

 QQ圖片20190712123802.jpg

王震夫婦

 

小氣與大方

 

  1952年10月,一封來自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信,飛到瀏陽縣我叔叔王余美手中。
  美弟:
  媽媽回去住,我負責砌兩間房子,也不能靠我占便宜,我是新疆人民的勤務員,要我拿錢回家砌房子,新疆人民會斗爭我。你定要我拿錢,我寫信給農會,發動農民斗爭你!
  把分來的田地種好,按照政策的規定繳納農業稅。
  此復望諒
                                                            王震
                                                             一九五二年十月
  這是伯伯王震參加革命以后的第一封家信,也是教育親屬不要搞特殊化的一封警告信。接到此信,我的叔叔余美和父親余連都不太高興,他們原來希望伯伯多寄些錢,建造一棟比較像樣的王家大屋,以便使操勞了一輩子的母親董奇譜老人安享晚年。
  可如今這希望成了泡影。難道是伯伯“薄情寡義”嗎?不!就在美叔收信后不久,伯伯寄來1000元。他沒有寄給家里而是直接寄到區委,不是給家里償還建房的舊債,而是給回了家鄉的老母作生活費。伯伯在給區委的信中寫道:“余數交公,不給親屬。”
  是不是伯伯“小氣”呢?不!有時,他卻大方得很呢!五十年代,為了改變家鄉的耕作技術,推廣新式耕作家具,伯伯用自己的工資購買了多種農業機械、馬車以及馬若干匹,交給了家鄉。
  1963年,為了改變家鄉的面貌,開發楊梅嶺林場,伯伯又將國家發給他的4000多元工資和部分實物獻給了家鄉。1956年,伯伯再一次將大兒子的轉業費及工資寄回家鄉,作為發展植桑養蠶的生產基金。
  伯伯在1965年11月20日的信中寫道:“我是馬戰大隊出身的老紅軍戰士,同我一起參加紅軍、游擊隊的同志,有很多已光榮犧牲了,其中包括我的父親及我四叔。烈士家屬要自覺,要繼承烈士的革命精神,不應該自私。由于黨和國家多年來分配我作農墾工作,所以我對你們的農業生產和墾植荒山有些經驗。我所得工資不要撫育子女,故盡可能節約一點錢,特別是過去購買的公債,現在政府逐年償還,我都用來支援生產大隊開墾楊梅嶺。”


處罰“美先生”

幾十年來,伯伯王震始終沒有忘記家鄉的生產建設和人民疾苦,他把對家鄉和老區人民的深情摯愛,毫無保留地傾注在這片紅色的土地上。然而伯伯對我父親、叔叔、姑媽的嚴格要求,始終沒有放松過。
  1963年秋,伯伯事先沒有通知縣委,同作家周立波、農藝師等數人回到了家鄉瀏陽北盛。車子直接開到區委院子里,區委書記周名勝急忙迎上來。伯伯下車后第一句話就說:“我要召集大家開會,你馬上通知區、社、隊干部,一定要請來一些社員代表參加。”沒過多久,區、社、隊的干部和部分社員代表,總共百把人,就都坐在區委的會議室里了。
  伯伯在主席臺坐定,高聲宣布:“開會!”這幾年伯伯因病回過家鄉幾次,也開過不少干部和群眾的座談會,卻從來沒有見過這個陣勢——只差一個被告站在前面,活像是“五堂會審”。干部和社員代表都惴惴不安,心里打著小鼓,都被這位“雷震子將軍”給鎮住了。

QQ圖片20190712123751.jpg

上世紀五十年代王震夫婦與母親、兒子、兒媳及戰士的合影。前排右一王震夫人王季青,右二王震,右三王震母親,右四王震大兒媳。
  果然,沒有開場白,沒有客套話,伯伯開門見山地說:“我今天召集開會,主要是我家里的問題。馬戰大隊是不是有一位美先生?”有個上了年紀的社員站起來,仗著自己年長,大膽地解釋:“解放以后,我們農民翻了身,互相之間都稱先生,不單是對余美兄弟一個人。”伯伯緩和地對這位老人講:“您老人家請坐下,不要瞞我,您老是看著我的情面,包庇王余美,是不是啊!”伯伯未等老人答話,就接著講:“在舊社會,我們北盛這個地方,管兩種人稱先生。一種是對知識分子,學校教師,大家都稱教書先生,那是尊敬人家。我弟余美斗大的字,識不了幾個,他也夠大家稱什么美先生?另一種是把紳士們稱先生,比如周露吾,那時大家稱他周先生!你們說,周露吾是什么樣的人啊!”大家齊聲回答:“土豪劣紳、地主惡霸!”
  伯伯猛然站起來,連串地問道:“我們打倒土豪劣紳,怎么又出現了一個美先生?這個美先生是不是一個新的土豪劣紳?這個美先生要不要打倒?”不等群眾回答,伯伯把拳頭往桌上一擊,憤怒地大喝一聲:“打倒美先生!”又以命令式口吻宣布:“以后誰再喊美先生,罰谷一斗,由王余美繳納。”“美先生”一“案”,就這樣“判決”了。
  從此,當地群眾再也不敢喊美叔為“美先生”了,大家都稱美叔為“美老子”,都怕把美叔罰窮了。
  “好!現在我說第二個問題,王余美養的一群鴨子,是不是踩壞了生產隊的秧苗?吃了別的生產隊的谷子?這要不要賠償?”不等臺下眾人回答,伯伯又接著說:“損壞東西要賠償,這是毛主席制定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群眾中有人小聲嘀咕:“余美同志又不是解放軍。”這話雖說得很輕,但還是被伯伯聽到了。他提高嗓門說:“余美不是解放軍,我承認。他是我的親屬,我是不是解放軍?既然他破壞了群眾的利益、群眾的生產,那就一定要賠償!”有的社員代表說:“賠就不好講了,以后注意就是了。”
  伯伯知道群眾在代余美弟求情,毫不客氣地說:“那不行,他是我的親弟弟,決不能遷就!請大家提出具體的賠償辦法來。”干部和群眾代表都知道拗不過王震部長,紛紛議論說:“現在糧食困難,那就賠一點錢算了。”伯伯對身邊的區委書記周名勝同志講:“你說怎么處理啊!”周書記被突然“將”了一“軍”,怔了片刻,生出一個主意來:“賠是為了教育,重在今后。依我看,把余美同志的鴨子收歸集體放養,作價付錢,適當地扣除一部分作為賠償。”區委書記的話聲剛落,伯伯就高興地說:“書記這個意見好!鼓掌!”伯伯帶頭鼓起掌來,會場上也發出爽快的笑聲和熱烈的掌聲。
  臺下的美叔,眼睛濕潤,他悔恨自己近幾年來,由于有病,對這些事情沒有注意。
  今日雖被兄長捅破,但美叔心里完全理解哥哥的用意:對自己嚴,對親屬嚴,對群眾親,關心和愛護集體利益,兄長沒有錯啊!
  是不是伯伯不要“兄弟之誼,手足之情”呢?絕對不是。伯伯王震對家鄉親友的工作和進步十分關懷,情意深長。伯伯的幾十封家書,每封都對弟妹諄諄告誡。每次弟妹上京,他總是耐心說服;每次回到家鄉,伯伯總要了解自己弟妹及侄兒侄女的表現,殷切地關心著他們的進步。這場“兄弟風波”,正是伯伯王震對自己親屬“嚴教”的一例,是對親友最大的關心、真正的愛護。


撤職與復職

1961年,伯伯回鄉時,不知從哪里聽來的風,說堂弟王松仁有些多吃多占。伯伯一聽就火冒三丈,立刻傳話把松仁叔叫到跟前,大發雷霆:“你這個老弟啊!群眾餓肚子,你多吃多占,和土豪劣紳有什么兩樣?我現在就撤掉你隊長的職!”松仁叔十分委屈,但面對這位既是部長又是中央委員的堂兄,還有什么好申辯的呢!他決心從此再不當官了,只當一個普通老百姓。
  1963年初冬的某一個晚上,伯伯王震和湘潭地委書記胡耀邦一起參加家鄉生產隊的選舉會議。
  當生產隊社員一致選舉松仁叔為隊長時,松仁叔想溜之大吉,可是被身邊的社員一把拉住,并推到兄長和胡耀邦同志的面前說:“我們一致選舉松仁同志當隊長。”
  松仁叔當著兄長和地委書記的面聲明:“我被中央委員撤了職,現在你們選舉我,我也不當隊長了。”胡耀邦同志笑著說:“我這個地委書記給你復職啊!”伯伯倒樂開了,詼諧地說:“你這個老弟,在群眾中的威信還蠻高,硬是打不倒!”

e8bf81dfb6f5417d818e9985fc0a3911.JPG

王震和新疆農墾戰士在一起。

松仁叔壯了一下膽,故意笑著說:“你中央委員撤我的職,我還當么子隊長。”這時,伯伯更樂了,笑哈哈地說:“中央委員更要走群眾路線,誰當隊長,還是群眾投票選舉算數的。”會場上“轟”地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和笑聲。
  會后,伯伯對松仁叔說:“隊長上任,今夜不得睡覺,把大家討論的規劃寫出來,明天一早交我檢查。”第二天一早,伯伯認真細致地審查了生產規劃,對育秧、養豬、植桑、養蠶等計劃都作了修改。
  1968年12月21日,松仁叔在給伯伯匯報工作的信中,開頭稱呼“王部長”。
  伯伯收閱后,將“部長”二字反復圈了幾個圈,在圈的上方加了三個字“稱同志”。又將此信作了幾十處的修改,還增加了幾百字,寄回生產隊。我所見到的伯伯寫的30余封書信,封封信中稱“同志”,堅決反對稱官職。


書信傳嚴令

解放以后,伯伯王震給家鄉和親屬寫了幾十封書信十幾萬字,從伯伯這些書信中,可以透視到一種偉大精神:伯伯雖身為黨和國家的領導人,但他時刻把自己置于黨和人民的利益之下,接受人民群眾的監督,模范地遵守黨紀國法,不謀私利、不徇私情,嚴格地要求家鄉人。這些書信,或言簡意賅,僅僅一張短箋;或娓娓長談,多達十幾頁。這些書信,內容豐富,涉及面相當廣泛,尤其是對家鄉的生產十分關心,甚至對哪丘田適合作秧田,哪片河灘宜于植桑,推廣什么種子,施什么肥料,用什么農藥,都提出了安排指導意見。但是不允許家鄉的黨政組織和親屬用他的名義作宣傳。
  1965年7月,正在新疆石河子讀高中的我收到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農墾部”的信。伯伯王震寫道:
  “關于你要求工作或參軍一事,你不要認為你是我的侄子,我是你的伯父。在我們這個隊伍里,不能講叔侄關系的。工作或參軍,都要由當地政府統籌安排解決。”
  “希望你努力學習馬列主義和毛主席著作,在三大革命運動中,努力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認真學習劉少奇同志《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爭取做一個名副其實的共產黨員、可靠的革命接班人。”
  “年輕人,要走自己奮發拼搏的路。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也努力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一步一個腳印地去寫好自己的人生歷史吧!”
  讀完這封信,我的眼睛模糊了,自己反復思來想去,伯伯能在百忙之中,給我寫此長信,這本身就是一種厚愛。伯伯的心愿,侄兒完全能夠領會。古人常有家書抵萬金的感慨,捧讀這封信,我感到,它的價值何止萬金!
  過后不久,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司令員陶峙岳、政委張仲瀚來石河子看望我祖母,談及這封家書時,司令員、政委看后,一定要拿走,以此來教育農墾戰士。

QQ圖片20190712123834.jpg

王震在北大荒


  伯伯在1966年1月7日,從上海寫給松仁叔的信中“你到君山農場換的兩頭牛,要補君山農場300元錢,不要又搞四不清”,短短幾言,道出了伯伯對家鄉的基本建設、對地方干部廉政和黨風建設的殷切關心。
  1983年9月,伯伯王震給中共瀏陽縣委專門寫了一封信:
  瀏陽縣委各位同志:
  請你們幫助教育我在家鄉的弟妹和親屬,要他們積極參加本地生產勞動,為社會主義的四個現代化的建設、兩個文明建設,多作貢獻吧!任何人不要到外面,從事不利于兩個文明建設的活動,更不準打著找我辦事的旗號,到北京等地活動。
          王震
        一九八三年九月
  中共瀏陽縣委收到這封信后,縣委領導同志傳閱著,深為王震同志對家鄉親友的嚴格要求而感動、而崇仰萬分。
  幾十年來,伯伯王震嚴格要求,嚴肅批評、耐心教育親屬的那一幕幕,永遠銘記在我們親屬和晚輩的心坎里。我們這個200余人的大家庭,至今沒有一人違法亂紀,沒有一人因犯錯誤而受到黨紀國法查辦的,始終保持著革命家庭的光榮。
  盡管伯伯王震嚴的對象不同,嚴的形式不一樣,然而伯伯王震的嚴,卻是嚴之有理——黨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無私和奉獻精神;嚴之有情——革命同志的情誼、兄弟之間手足情誼,老者和長者厚愛的情誼;嚴之得法——耐心細致的說服教育;無論是誰,都是一樣的。這一切無不深深地打動著和啟示著我們這些親屬的心靈,無不深深地影響著所有熟悉伯伯的人們。(1992年《湖南黨史月刊》第3期)

編輯: 楊璐銘        責編: 周麗         編審: 王海珊
【字體: 收藏打印
  • 下一篇: 北天山
  • 上一篇:無相關稿件了!
218彩票 西安市 | 凌源市 | 甘肃省 | 错那县 | 德州市 | 额敏县 | 偏关县 | 彭州市 | 偏关县 | 溧阳市 | 洞头县 | 明溪县 | 潜山县 | 招远市 | 柘荣县 | 黄大仙区 | 都江堰市 | 温泉县 | 北海市 | 威海市 | 晋中市 | 鹤峰县 | 朝阳市 | 桂东县 | 鹤庆县 | 新绛县 | 铁岭市 | 巴林左旗 | 赤水市 | 福泉市 | 永昌县 | 民乐县 | 安化县 | 德安县 | 台东县 | 钟山县 | 容城县 | 普格县 | 勃利县 | 拉萨市 | 彝良县 | 乌海市 | 襄垣县 | 上林县 | 宣恩县 | 衡阳市 | 佛坪县 | 汉中市 | 罗山县 | 锡林浩特市 | 宣武区 | 肇源县 | 紫阳县 | 枞阳县 | 卢氏县 | 永和县 | 利辛县 | 始兴县 | 荔波县 | 清苑县 | 鄂托克前旗 | 中西区 | 聂荣县 | 民勤县 | 于田县 | 河源市 | 黄山市 | 积石山 | 嘉禾县 | 荆门市 | 吴忠市 | 泰宁县 | 安岳县 | 台北县 | 黄大仙区 | 大关县 | 交口县 | 高邑县 | 融水 | 大丰市 | 赣榆县 | 黑山县 | 酒泉市 | 辉县市 | 河间市 | 哈密市 | 大连市 | 吐鲁番市 | 温州市 | 信宜市 | 高阳县 | 崇义县 | 通山县 | 禹城市 | 桑植县 | 湘乡市 | 横峰县 | 乳山市 | 黄山市 | 额尔古纳市 | 龙海市 | 化隆 | 玉门市 | 商南县 | 井冈山市 | 南岸区 | 汉沽区 | 冕宁县 | 沈阳市 | 南陵县 | 达州市 | 温宿县 | 武邑县 | 正蓝旗 | 隆林 | 乡城县 | 萨迦县 | 剑川县 | 唐河县 | 济阳县 | 黄骅市 | 云梦县 | 鲁甸县 | 正镶白旗 | 辉县市 | 江北区 | 广河县 | 宁国市 | 淄博市 | 长春市 | 嘉义县 | 大埔区 | 九龙城区 | 仪陇县 | 无棣县 | 车致 | 孟津县 | 苏尼特左旗 | 麻江县 | 霞浦县 | 峨山 | 疏附县 | 瑞昌市 | 当雄县 | 垣曲县 | 南乐县 | 广水市 | 清远市 | 浠水县 | 灌南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肇州县 | 宝清县 | 崇礼县 | 简阳市 | 阿拉善盟 | 屯昌县 | 泰安市 | 且末县 | 庆元县 | 镇康县 | 高雄市 | 铁岭市 | 自贡市 | 林芝县 | 龙陵县 | 班戈县 | 南溪县 | 潼南县 | 阳东县 | 永吉县 | 天气 | 会理县 | 磐安县 | 扶余县 | 西贡区 | 宣恩县 | 波密县 | 承德县 | 汤原县 | 保靖县 | 文安县 | 玉环县 | 分宜县 | 栾川县 | 黑山县 | 台东县 | 梁平县 | 大悟县 | 平遥县 | 松潘县 | 嘉荫县 | 石泉县 | 南京市 | 聂荣县 | 涟水县 | 安岳县 | 温宿县 | 东丰县 | 竹溪县 | 汶川县 | 株洲县 | 邵东县 | 平舆县 | 潮州市 | 凌云县 | 龙海市 | 固安县 | 井研县 | 友谊县 | 蒙山县 | 和顺县 | 深圳市 | 肥乡县 | 进贤县 | 英德市 | 会泽县 | 沙河市 | 穆棱市 | 七台河市 | 常山县 | 确山县 | 垦利县 | 高淳县 | 兴海县 | 大邑县 | 三门县 | 汽车 | 龙口市 | 临漳县 | 揭西县 | 吴忠市 | 宁武县 | 太仓市 | 古丈县 | 延长县 | 外汇 | 凉山 | 西乡县 | 张掖市 | 德昌县 | 涪陵区 | 桓台县 | 太仆寺旗 | 格尔木市 | 黑水县 | 潜山县 | 隆子县 | 朔州市 | 尤溪县 | 昌乐县 |